乌拉地尔在高血压脑出血手术中的应用  
作者:未知          访问量:6000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08-8-6
方俊标 杨功群(浙江省人民医院    杭州 310014)
  高血压脑出血因脑内出血而常需急诊手术治疗,由于颅内压高而致原发高血压进一步恶化,手术前、手术中及时降低血压是应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。目前临床上静脉应用的降血压药都存在着一定副作用。我们使用德国BYK-Gulden药厂生产的利喜定(Ebrantil),学名乌拉地尔(urapidil)对20例高血压脑出血手术期间进行降压治疗,现将治疗结果报告如下:
1 临床资料
1.1 应用病例 随机选择高血压脑出血开颅手术20例,其中男12例,女8例。年龄50~82岁,平均60.4±10.5岁,脑出血经CT证实。20例既往高血压史8~30年,术前长期口服降压药,1例第二次脑出血,4例合并偶发性早搏,8例ECG示ST-T波改变。入手术室时昏迷,GCS评分6~10分,ASAⅡ~Ⅲ级,入室前采用20%甘露醇及地塞米松降颅内压治疗,未采用降血压药及镇静安定和抗胆碱药物。手术时间245~365min。
1.2 方法 麻醉常规采用安定、硫喷妥钠、芬太尼、司可林快诱导气管内插管,并行间歇性正压控制呼吸,插管后采用芬太尼、潘可朗宁维持全麻。血压以桡动脉穿刺有创测压。插管后血压升高难以控制而应用乌拉地尔;2例插管后即刻血压骤升,在应用芬太尼,潘可朗宁加深麻醉基础上应用。用药方法:乌拉地尔25mg稀释于10ml生理盐水静脉注射。若5min后降压效果不明显可再注射25mg,必要时将125mg溶于125ml液体中静滴,根据血压调整滴速,采用Datex心电监测仪记录给药前、给药后2、5、10、15、20、30min及术后血压,心率变化,一般于切开脑膜前完成记录。
1.3 疗效判定标准 血压紧急降至18.7~21.2/12.0~13.2kPa为观察标准[1]
1.4 统计学处理 计量资料样本均数t检验。
2 结果
  20例病例的治疗结果见表1。
  从表1可看出:使用乌拉地尔后收缩压,舒张压明显下降(P<0.05),10~15min可降至正常水平,20min后血压基本维持平稳。在麻醉平稳情况下无血压反跳现象,除1例切开脑膜后出血多,血压骤降至10.67/6.70kPa,经输血补液及应用多巴胺后恢复平稳。其余19例脑出血止血及脑内血肿清除术中血压平稳。术中未应用降颅内压药物,术者对颅内压控制感觉良好。4例术前室性早搏病例用药后无恶化,其余16例未发生心律失常。术后血压21.5±5.6/12.5±2.2kPa,与术前比较差异有高度显著性(P<0.01)。全组用药后心律无明显改变(P>0.05),全组用药量平均40mg。
表1 静注乌拉地尔前后血压、心率的变化?(n=20, ±s)
 
SBP(kPa)
DBP(kPa)
HR(beat/min)
注药前
25.0±2.8
14.0±2.1
77.7±21.4
注药后(min)
 2
24.5±3.3*
13.2±2.0*
81.1±10.1
 5
22.5±4.0*
12.4±2.0*
78.7±7.9
 10
21.7±2.7
11.6±1.5
78.1±7.2
 15
20.3±0.5
11.1±1.2
77.9±7.3
 20
20.5±4.2
11.1±1.3
77.6±7.1
 30
21.3±2.2
11.2±1.4
77.0±7.5
术后
21.5±5.6
15.2±2.2
80.0±13.0
 注:与给药前比较,*P<0.05,△P<0.01
3 讨论
  利喜定(Ebrantil)的主要成分盐酸乌拉地尔(Urapidil),为一苯哌嗪取代的嘧啶的衍生物,具有外周和中枢双重的降压机制,它一方面能选择性阻滞外周血管的α1-肾上腺素受体而使血管扩张并降低血管阻力;另一面对α2-受体没有或极少有阻滞作用,而位于脑干延髓的5-羟色胺-IA受体(5-HTIA)起竞争性抑制和负性变时效应,从而防止反射性心动过速,达到良好的降血压效果[2]
  本组资料表明,在高血压脑出血手术麻醉过程中,在麻醉平稳情况下的高血压病例应用乌拉地尔降压效果良好,收缩压、舒张压都不同程度降低,以舒张压下降更明显;降血压效果迅速而确切。本组70%病例注射25mg乌拉地尔后2~5min收缩压、舒张压明显下降(P<0.05);25%病例5min后追加25mg在10~15min内降低20%或降压至正常范围,术后血压无反跳现象,并且降压作用较和缓且有一定的自限性,文献报道[4,5]与α2-受体相对兴奋有关,在控制性降血压的应用中有一定的局限性。乌拉地尔在降血压的同时心率不增快,ECG异常者亦无明显恶化,明显优于传统的降压药。本组观察用药后30min内血压下降的同时未见明显心率增快(P>0.05)。传统的降压药如硝酸甘油,硝普钠极易引起低血压反射性心动过速[6],增加心肌耗氧量,严重增加了老年高血压患者手术麻醉的危险性。而乌拉地尔在降血压减轻心脏前、后负荷的同时增加冠状动脉灌注具有心肌保护作用[2,3],更可用于高血压心脏病、冠心病及心功能不全的病人。另外乌拉地尔不增加颅内压,尤适用于高血压脑出血手术患者。
  在高血压脑出血手术麻醉过程中,乌拉地尔是一种快速有效安全的降血压药物,可替代传统的降血压药物,但一般不宜应用于控制性降血压。
参考文献
1 方圻,主编.现代内科学(上卷).北京:人民军医出版社,1995:1140
2 康泰,于德水.围手术期治疗高血压的新药—乌拉地尔.国外医学(麻醉与复苏分册),1994;15(1):4
3 Maioror DN, Medreder OS. The Central and peripheral Components in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urapidil. Jan Fed,1992;55(1):31
4 汪春英,杨晓玲,贺为人,等.围术期乌拉地尔降压效果临床观察.实用麻醉学,1994;7(4):37
5 刘英,李树人.乌拉地尔用于术中控制性降压的探讨.中华麻醉学,1996;16(2):79
6 陈帆影,陈秉子.硝酸甘油、硝普钠、三磷酸腺苷用于控制性降压的临床比较.临床麻醉学,1992;8(4):198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版权所有:西安利君制药有限责任公司     陕ICP备13006438号-1

Copyright @ Xi'an Lijun Pharmaceutical Co.,Ltd All Rights Reserved.